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,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

2020年10月27日 10:45

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,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(Husky Energy)。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,曾是最赚钱的“现金奶牛”,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,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%。

当地时间10月25日,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,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 Energy Inc.的名义运营,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。包括债务在内,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。

油价重压之下,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%。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,背负上沉重债务,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。

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、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。双方表示,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,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。根据交易规则,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.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.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,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。

公开资料显示,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(CK Hutchison Holdings Limited)和李嘉诚的L.F. Investments (Barbados) Ltd.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%股份。以此计算,交易完成后,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%的股份。

两家公司称,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: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,增强现金流,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;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/桶的情况下,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,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/桶;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。

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,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,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,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。但是,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。此外,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,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,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,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。

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。能源咨询机构Rystad Energy、Wood 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,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,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。相比之下,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,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。正因为此,在超低油价风暴中,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、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。

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,1970年代,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,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。1987年初,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,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,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。2001年时,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,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。

另有媒体报道,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,外国人不能购买“财政状况健全”的能源公司。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,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。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,绕过上述投资限制。

从赫斯基开始,此后30年间,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,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。

近几个月,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,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。就在数天前,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(Concho Resources Inc.),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。

责任编辑:李跃群

校对:刘威


相关推荐

将生活简化,大多数租客要考虑的问题

5月22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在北京开幕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,对于2020年房地产方面的工作部署,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,坚持因城施策。“住房不炒”再次成为两会的热点关键词,表明国家政府一直百姓民生问题,高度重视百姓生活的居住质量。衣食住行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,住是我们一直关心的一个问题。众所周知,居住场所是很多人的归属地,人只有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属地,才能让生活有归属感,生活也因此多姿多彩。刚踏入社会的你或许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,而找房子、找工作两个问题难倒了大部分人。或许,你是一个工作新手正准备找工作,你所面临的难题除了工作还有住宿。住在哪里,价格如何,信息是否准确,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问题。找中介怕被欺骗,找人咨询结果一知半解,没有被工作难倒的你,结果倒在了住房上。作为一个新生租赁者,苦恼租赁无门。作为一个出售房源的你,不知该把手里的房源放在哪里才能得到关注,达到足自己想要快速出租的目的。如何租赁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,如何晒出自己满意的信息,如何将生活简化,这些都是大多数租客要考虑的问题。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安心的住处让身体和心灵得到安放,一个固定合适的居住场所如同一个避风港湾,给每个正在打拼的人提供生活保障。选择一处安心的居住地,我们需要更多像租客网这样以“租客”为中心的租赁服务平台。成为租客网的一员,你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满意的房源,在最好的时间节点将自己的房源公之于众。在租客平台里,无论是租客还是出赁者都可以享受会员级别的待遇,没有多余的手续费,没有坑人的中介费,以最真实的形式还原出交易双方。租客平台,诚信搭建线上推广,让因出租引发的信任漏洞、安全漏洞等得到完善,优化租赁市场风气。居住场所一直是居民生活的基本保障,只有住的开心生活才能有滋有味。如果你是一个租客,需要通过租赁平台寻找房源,在租客网平台下,每一位租客都可以体验租客网平台旗下的合伙人项目,在解决自我需求的同时将房源消息传播出去,利用租客网平台在碎片化时间里轻松赚取佣金。如果你是一个房屋出租者,也可以体验租客网的平台合伙人项目,不仅能在平台上注册自己的租赁小店,还能将更多房源分享出去,让租客网的广大合伙人帮你一起推广房源,达到快速出租的目的。租客网,简化租客生活,提供高品质的房源,提供便利生活的租客惠商家推荐。租客网,打造诚信服务,让每一位用户在平台里体验不一样的租客享受。

2020年05月28日 10:56

此心安处是吾乡,你要的归属感,租客网给了!

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·马斯洛认为归属与爱的需要是人个体最为重要的心理需要。就像中国人过年必须回家一样,那盘热腾腾的饺子,贯穿的是一生的眷恋。但江湖之大,除了过年回家,租客们的归属感又该何去何从?出门在外打拼的租客们,远离家乡,背上行囊,来到陌生的城市,这里霓虹闪烁、高楼林立,是钢筋水泥的丛林,这里是北京,是上海,是广州,是深圳……但这里不是家,租客们为了能够租到一间干净的单间,只能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。当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,工作带来的满足感逐渐消亡的时候,当你在拥挤的地铁里被挤得昏昏欲睡的时候,车辆行驶的声音,报站的声音,嘈杂的人群声都与你无关,你像被放空,在平行世界的一端,望着这座华美的城池,万家灯火却无一与你有关,因为你租的房子要到期了,房东要涨租,可你还没有找到下一间合适的房子,你在这座城市,没有归属感。【房子没有给我温暖,因为搬家让我更加孤独】“搬家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,因为很多东西都带不走,扔了又舍不得,这像极了在深圳生活的样子,我们能力有限,能保护的,能保住的人或事物是有限的。”——深圳某租客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承载了年轻人的梦想,却也让漂在这里的人们感受到了租房的艰辛。“租房没被骗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深漂”。对于这些城市来说,年轻人们是开拓者、是未来,但是在租房子这个问题上却让他们尝尽艰辛,大部分的年轻人在“黑房东”“黑中介”的压榨下选择了承受和妥协,而那些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租客却也屡屡碰壁。【法律需要变革,租客群体的权益问题应当受到重视】人民日报近日发布微评:给租赁市场消消毒——从发布虚假房源信息,到恶意克扣押金租金,从违规使用住房租金贷款,到强制驱逐承租人……租赁乱象迭出,到了非重拳治理不可的地步。依法出击,长效监管,清扫租赁市场的种种潜规则,是时候让不法中介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。租赁生态健康,租客才有归属感。小小的家,小小的愿望。爱这座城市,就在这里安个家,租客网积极迎合国家政策,致力于租赁生态健康,让租客有归属感,让家的形式有了另一种解读,租客网以“好生活,租着过”为目标,以生活租赁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,全网首提“大租客”概念,包容并济,将市面上的各种共享、租赁和外包在平台进行资源整合,打造完整租客产业服务链,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。租客网颠覆传统行业的运营模式,推出信用保障安全体系。租客网整合了众多包括个人房东、租赁中介、房产经营商等在内的优质房源,同时允许个人及房东免费使用平台,只要在租客网上成功注册一家租客服务店,即可享受租客网亿万套房源信息。此心安处是吾乡,你要的归属感,租客网给了!

2020年04月07日 16:19

百度去域名化这步棋真走错了,逆趋势啊

在刚刚发布的百度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,百度该季度营收289亿,净利润达92亿,同比增长95%,双双超过华尔街预期。全年营收1074亿元,连续三个季度营收超过华尔街预期。虽然表面上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,但依然止不住百度摇摇欲坠的趋势。从以前并驾齐驱的BAT三巨头,发展到如今,百度的价值却不如腾讯和阿里市值的零头,巨幅缩水。其地位甚至被后起之秀们,美团,京东,拼多多超越,这混得也太惨了吧。百度的缓慢衰落,与其屡次三番的“骚操作”不无关系,其中之一就是熊掌号。熊掌号是百度搜索生态打造的重量级产品,旨在赋能B端生态合作伙伴,让搜索用户获得更可靠的信息和服务,于2017年11月16日发布。传统生态下,用户常常处于在不同站点间“用完即走”的状态,这使得站长们严重依赖于流量收入,而百度表示从站到号是搜索新生态的重要特征,熊掌号就是“站”的后继者,是移动时代的“新域名”。原本,小编以为熊掌号是百度为了对抗微信公众号、阿里店铺等做出的内容号,是一个委以重任的大项目。可谁知道,熊掌号于2018年11月底,不宣而停。目前登录熊掌号,首页已没有熊掌号的宣传图片,唯有小程序平台和百家号平台链接。百度也没有明确公告,是内哄?是转战小程序?总之拿站长们当猴耍,视如草芥....原来,百度还是只能玩搜索,毕竟玩啥都觉得是搜索。其实百度前些年大力推广熊掌号的意图很明显,那就是弱化域名。百度是需要弱化域名的,因为百度是一个搜索引擎,如果网民都依靠域名直达网站,谁还会去用百度呢?而且,目前百度也遇到了一些麻烦。头条,阿里和腾讯都不向百度开放搜索接口,百度的咨询从哪里来呢?要靠百度自己的生态圈和众多小站长提供资源,熊掌号也是百度解决这些麻烦的一次尝试。因此,百度搜索弱化域名,是从其自身生存角度出发的。唯有去域名,百度才会有更多的生意。这些年在移动联网的大潮中,腾讯有微信,阿里有支付宝,二者几乎平分了用户在移动端的入口,等后知后觉的百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,已经晚了,那个曾经PC端的流量霸主不得不向移动互联网时代低头,这两年推出了百度APP似乎也难挽回局面了。去域名化看似是百度在进行自救,实则是一种无奈而又自私的行为。一个网站的名称、版式、内容……这些东西都有可能“被山寨”,但是网址(域名)却是造不了假;如果在搜索结果中把域名隐藏起来,无异于助纣为虐。单从关键词来看,用户无法从搜索结果中分辨网站的真伪,那些钓鱼网站只要付费推广,更加容易误导普通用户。正牌官网如果想要让用户容易识别,只能通过向百度付费从而在搜索结果上获得相应标识,这一招无异于饮鸩止渴。尽管如此,百度CEO李彦宏曾经在个人社交软件微信朋友圈发文表示,如果谷歌决定回到中国,百度非常有信心与其“对决”。谷歌市值9205.03亿美元,世界前500强网站中占有数十个席位,百度拿什么赢得这场对决,小编不知道李总哪来的自信。同样是做搜索引擎,谷歌就深知重视域名才是时代潮流。在几年前,谷歌搜索就调整了算法,看重域名和关键词的匹配度。现在使用谷歌搜索,在搜索结果中,域名也处于突出的位置。由于域名本身不可替代,在搜索结果中呈现出域名,本身也体现了一种严谨性和公平性。不仅是企业,现在个人也很重视域名。美国很多房产经纪人,自己都有域名,自己在谷歌上面推广自己的网站,网店。今日头条也是借助个体的力量才得以推广做大。只有重视了个体的入口,自己才能做真正的平台入口。百度弱化域名这步棋,真是走错了

2020年03月12日 17:43